三雪的祝福, 如影隨形

高雄華王大飯店門口, 二姐夫與羅克的親戚們正在等新娘

大黑來到華王門口, 藍魚早把米篩拿出車外

由二姐準備好米篩替我遮天

姪子中中已經準備好給我開車門

當車門打開

新娘摸摸橘子, 往後一切吉祥如意

壓個紅包

鞭炮響起, 準備進大廳

 

踏進華王的那一瞬間, 傳來陣陣水晶音樂, 那是屬於三雪的【月光】

我低著頭向前走, 納悶怎麼會有如此的巧合, 在這個時候又聽到這一首歌

在大廳旁坐定位等後吉時, 頻頻四處詢問這首歌是誰的事先安排.....答案是就算再怎麼想, 也沒人有這個膽子

原來....你們一直都在把拔馬麻身邊的呀!!!

大家都一一過來合照

但是我的心

全都在三雪身上

原來, 你們一直都在.....

 

華王把大黑安排在最醒目的大門口正前方

十一點, 準時進新娘房

在電梯看到大面鏡子, 再度看到我的新娘妝......

說實在話, 這個婚我差點不想結了!!

進房之後, 正對於臉上那很不自然又極不像我的新娘妝生悶氣, 四處找人求救. 卻因為表達方式過於客氣, 新祕又堅持己見, 根本沒人替我的臉說話 .

當賓客們一一進新娘房道賀, 我的悶氣隨著一個又一個愛我們的朋友靠近而逐漸升高, 但卻因為自己是新娘而必須忍著對新娘妝的不滿, 強顏歡笑跟大家合照

提娜....謝謝妳特地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嘎嘎在車上等了兩三小時, 真是不好意思.

跟兩個盡心盡力的伴娘合照

羅克大姐一家(崇宇在上班沒來參加, 還特地傳簡訊道賀)

新娘不得見光, 所有窗簾都得拉上, 所以光線不是很夠, 還好! 要不然我真變成個藝妓呀!

羅克二姐一家

Rose 一家

阿斌夫妻

洋洋一家特別從台北趕來高雄參加我們的婚宴, 真的好感動

YangMan 與岳樺. YangMan工地意外有腳傷還大老遠跑來

胖胖與藍魚, 終於讓我逮到機會讓這兩個一起走紅地毯

準備奉新娘茶了

由藍魚幫我拿茶盤, 小可幫我順裙襬

奉茶依序為 羅克媽媽, 大姐, 二姐, 阿珠妹妹, 二姐夫, 阿新

喝了甜茶, 新娘準備收茶杯

羅克媽媽除了壓了個紅包之外, 另外拿出兩個首飾盒給我

我蹲了下來, 媽媽說首飾不多, 但這是她的心意

然後繼續收大姐與二姐的茶杯

阿珠, 二姐夫與阿新的

然後, 我們決定當場把媽媽給的手飾全都給戴上

給我的首飾盒打了開

一個鑲了寶石的金戒指, 一條金項鍊, 還有一條金手鍊

藍魚在我後面幫我扣項鍊, 而小可蹲在地上幫我叩手鍊

很多鏡頭裡都沒有小可, 她不是蹲著就是跪著....這張一定得貼出來謝謝她~

媽媽也準備一個金戒指給羅克戴上

這戒指是已經過世的羅克爸爸家傳下來的, 要羅克好好保存

跟羅克攜手這麼久, 都沒好好感謝過媽媽

媽媽謝謝您~

給我一個這麼疼我的夫婿

 

 生氣的新娘

 等到賓客漸散去到婚宴會場白宮廳等後入席, 我的不滿已經升高到達頂點

很不希望我的臉成了兩個月來精心策劃整套婚禮的最大敗筆

我發了一頓小小的脾氣

在新娘房皺著眉頭大嚷

我不喜歡我的妝!!

我很不喜歡我的臉!!!

拍下的相片好看與否我不在意

因為我的臉不是給專業攝影師看的

連我自己都不喜歡的臉

要如何能夠大方在別人面前顯現得像我自己?

然後

新祕終於從我這頓脾氣中看到了我的堅持

這才放下她所謂的專業

讓我到新娘房中

花了半小時

重新將新娘妝變得稍微自然

也因為多花了這半小時的改妝時間

紀家所有人都有的結婚全家大合照的傳統

在我結婚的這天

宣告殘念

姪子靖峰趁我在新娘房改妝, 在外頭拿著我的捧花拍照

爸媽到新娘房等我安排大合照卻沒有等到

對不起紀家長久以來的傳統

打算過一陣子

找個時間回岡山

穿上禮服來張大合照

重新

假裝自己

還沒出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cusher 的頭像
rocusher

【 羅克提娜 vs 羅克阿舍】http://www.roctina.com

rocus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