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藍魚卻被分屍的小雪妞妞+小雪葛格簽名筆都被羅克修好+重做了)

上週三, 許久未感冒的我開始生病

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天天暈沉沉, 咳到呼吸困難

簡直無法睡覺

每天幾乎都得熬到快要天亮, 才能有幾個鐘頭的休息

週六下午跟洋洋家一同跑去找婉玲

看著因為婚禮爆瘦的我又瘦了一些

除了給我一餐飽到上了鼻孔的清炒大陸妹+烤臭豆腐大餐

還硬是逼著我在她家用柴燒水煮新鮮香茅

在那簡單卻舒服死人的澡間泡澡桶裡

上演一齣熱騰騰的香茅煮大雁

感冒症狀舒緩了些, 卻還是咳到天荒地老

老妹在電話中聽到我的咳嗽聲, 寄了一包重藥給我壓症狀

基本上不愛吃藥的我受不了這次流感的威力

只好乖乖吃了算數

前兩包藥太重, 週六整個晚餐時段我都頂個糨糊腦袋

桌號狂寫錯, 炒菜忘了有沒有加鹽巴, 走到冰箱前忘了自己要幹麻

活吞吞就是個行屍走肉

羅克好心疼

親手開了藥單去中藥行給我抓了幾幅草藥茶

親手給我煮了這鍋裡面有冰糖+菊花+膨大海還有甘草什麼的【愛心止咳茶】

看到這一鍋愛心茶

想起當初初相識

就是這鍋打動了我的心

週日

羅克也開始鼻塞打噴嚏

從我們大婚那時就感冒一直沒有完全好的羅克二度感冒

更慘的是他為了哄我睡覺

自己脖子扭到也不願意亂動

這下子可好

頂著濃濃的鼻音脖子上還貼了好大一張的痠痛藥布

兩個寶貝蛋都掛病號

愛相隨

病也相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cusher 的頭像
rocusher

【 羅克提娜 vs 羅克阿舍】http://www.roctina.com

rocus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